Cassy

圣诞演讲,或是独白

存在。自由。荒诞。
书上说:萨特满怀激情,在哲学中探求人存在的情境。又说海德格尔“只是将人的存在抽象为一个思辨体系的基本概念。哦,这是一本讲萨特的书。
如果真的像萨特所认为的:人的绝对自由是人存在的宿命。那真是使人产生一种无畏的绝望感。既然我们的存在是不能为意识所反映的,不能被理解和把握的非意识的存在。那么绝对的宿命的自由还是自由吗?
圣诞节是个舶来品,却产生了滑稽的世界性的经济共鸣。总把萨氏看作“以德国人自己玩的本体化游戏击败了德国人”(?)我读书少不敢评判。但是能把说着高逻辑严密语言的日耳曼人和犹太人的国家特色讲的头头是道又收获口碑的人,还真是难得。
他自己说:我始终首先是一个作家,然后才是一个哲学家,这是事情发生的顺序。
给我的思维留下了充分的空白。
本来觉得这是第一个没有雪的圣诞。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还好雾霾还在。

评论